yam 2018 header

任冰兒自傳 金枝綠葉 - 任冰兒   (節錄) 任冰兒章節

  下一篇 return

任婉儀 尋找愛她的人    低調伴侶 - 黄蘇 


第二回

幾歲大的時候,因為中日戰爭,逃難到澳門。八年抗戰,我竟連一下槍聲都未聽過,也未有捱過餓,都是拜任姐所目賜。

 

任姐很疼愛我們,無論由未紅到大紅大紫,對家人、親人都照顧到無微不至。

第七回

沒有日戲開的時候,任姐會坐在藤椅上,搖着扇,告訴我們一點學戲的事。任姐告訴我,她學戲時,既要為師傅黃侶俠準備宵夜,服侍師傅,還有三年師約,凡有演出,一切酬金都要交回師傅,自己沒有半點收入。

第八回

任姐知道我做梅香,非常不高興。「為什麼有書唔讀?」沒有文化知識的任姐,一直都望妹妹能把這椿憾事補填,一旦知道有變,任姐好失望。

 

令我感動的是任姐明白我,最終,她還全力支持我,以後,任姐既是我親人,又是我師的雙重關係確定了。

第十五回

因大碧姐借將,便奠定細女「燕隨燕走」的命運。勝哥與細女的婚姻惹來全行矚目,任姐更以:「有石神一天,我都不會理你」,因勝哥雜不盡的嗜好。已經結婚並育有一女,妻子跌出窗外死亡。

ping1ping2ping3ping4

 

第十七回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你做乜中埋去呀!」任姐語重心長地,一次又一次的勸我。
親人們始終都是疼我的。這一天,任姐親來飲喜酒。奉茶的時候,我看着任姐,真是激動了。
想到她對我處處關心、牽念,想到她每次出埠表演,都會為我帶回衣服禮物,想到她在任何一處生活都緊張我,我真的說不出話來。
反而是,她送了大批金飾予我,更祝我幸福快樂。雖然,我選的人,並不是她喜歡的,但她還是尊重。

第二十八回

我還有一位阿姐任姐,她在生前死後都看顧着我,我還有什麼可愁的。

觀看全文 任冰兒自傳

任白合作史

任、白自相識之後,便建立了很好的友誼關係,當年新聲劇團到香港演出時,任的家人均留在澳門,而九姑娘則有家人在港,到港初期,任就在九姑娘家裡暫作居住,後來,當任姐決定留港發展,才自置物業,接了家人來港居住。
當任、白要組織仙鳳鳴時,二人感情更好,猶如姐妹共同生死,互相照顧,台上台下,如影隨形。

ping9

Index 2019 footer

  |    eileen    |    teresa    |    yam    |                              Copyright © 2019 Bubble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twitter facebook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