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 2018 header


1

編錄

任冰兒自傳    黃蘇 

節錄   黃蘇章節    

2

編錄

任冰兒自傳    金枝綠葉   任冰兒 

節錄   任冰兒章節    

3

編錄

蒐集報導編錄    例表 (1)   

節錄   廣東戲劇史(紅伶篇之三) 及其他    

4

編錄

蒐集報導編錄    例表 (2)  

香港電影資料館   第30期 2004年11月    

5

編錄

黃蘇照片   「隱形丈夫」    

蒐集   網絡上發表    

wong01
任冰兒自傳 「金枝綠葉--任冰兒」 照片
 
wong02
「武生王靚次伯 千斤力萬縷情」照片
 
wong03
網絡蒐集照片
 

任婉儀 - 尋找愛她的人   
第三.    低調伴侶 --- 黄蘇

任姐與黃蘇先生的關係是事實,在70年代早期刊物都有週邊黄先生的報導,多份雜誌及書籍有簡約提報,但資料零碎。惜近年關書刊都不記載此事在任姐的生平事傳中。兩人如何相識,多份報道都有不同說法,在此盡量節錄,各自解說。

在這裏先把蒐集得的報導編錄在例表中,有網址連結的,可詳述其內容。

當中最可靠報載的首選當是細女姐自傳 -「金枝綠葉任冰兒」。自傳中,有四章節談述這段情,是多年來最明確認定這事,皆因兩位都已身故,對當事人造成影響已淡化至最低。
任姐陪細女姐在戲班長大,未出道時靠着親情生活。她倆是堂姐妹,任姐是同輩的長女,细女姐少任姐18歲。

細女姐的記錄是確實而寬厚的表述任姐與黃蘇先生倆的感情。

黃蘇又名黃英,一說是一位商人(酒商),一說是在清平戲院附近開俱樂部。估算倆人於1937-38年間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任姐在澳門組班有十年時間亦積極參與抗日籌款工作,在此期間應該是與黃先生相識的時候。當時任姐約二十五歲,估算黃先生應大任姐十歲至十五歲。
細女姐証實黃蘇對任姐是丈夫,但他卻有正室,任姐只是紅顔。四、五十年代,一夫多妻本是平常事,他倆可能是沒「明門正娶」,未有正式夫妻名分,他卻視她為紅顏知已。黃先生在抗戰期間照顧任姐一家,得到任姐垂青,而任姐對這段感情一直是低調處理。

細女姐在自傳中尊嚴敬重地剖白這段局外人不易理解的連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知識箇中點滴後,感戚任姐的情誼實令人敬佩!

這段感恩愛護關係,注著很闊的留白,任姐如何為黄先生忍耐 ,黄先生如何讓愛,第三者必不能洞悉內情,而細女姐以至親身份代述,任姐、黃蘇先生與仙姐的千絲萬縷。

細女姐自傳登報一幀黃蘇先生的照片,從此照片第一次得悉黃先生樣貌。
黃先生與聲哥的照片估算是六十年代末拍的,他的神態很緊,笑容欠奉。看到年紀已老,身形很瘦削。拍攝時間和地點皆無跡可尋,聲哥看似四十多歲,黃先生似六十至七十歲。 有說黃先生為聲哥與李寶瑩契爺。翻多篇有關林與李的報導和書籍都沒有黃先生的資料。此人甚神秘近乎沒有媒體報導他。

2015年3月1日在重整資料時,於靚次伯「武生王靚次伯 千斤力萬縷情」的照片中看到黃先生與四叔拍於1961年的合照,當時黃先生較年輕。太幸運了!與細女姐的原本獨一的照片相比,這照片更清晰和看到他的面容和高度。
為此再度在3月底從圖書館第二次借出「武生王靚次伯 千斤力萬縷情」一書,為要翻審有沒有在首次遺漏的資料。借出此書,共找到3張照片,但皆沒有圖註文字提及黃蘇先生。 在網上尋找,在任迷的相册中,在另一場合,1963年12月於余麗珍喜宴中,再覓得黃先生的留影。
看到黃先生多幀照片,皆穿唐裝衣飾,黃先生應該鍾愛長衫視人。

黄蘇先生於74年過世時,估約為七十至八十歲之間吧!此刻決定要尋覓黄先生的訃文,才能為這段情畫上句號。鎖定1974年舊報紙……

在落筆記錄時,發覺任姐從未有一幀與黃先生公開的照片。任姐對這段情感的私隱保護得很高。

其中罕有的家庭照片,1962年在細女姐(任冰兒) 與志勝(石燕子)結婚宴會照片册中,有任姐與母親、弟第家人的合影,由畢佩儀女士提供,任母姓畢,推論畢女士應是任姐母系的表姊妹。

另一相册是任戴德在美國結婚的家庭照,時為1978年6月1日。
任劍輝博客   家庭照片合影由畢佩儀女士提供  

Index 2019 footer

  |    eileen    |    teresa    |    yam    |                              Copyright © 2019 Bubble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twitter facebook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