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 2018 header

蒐集報導編錄    節錄 一

  下一篇 return

任婉儀 尋找愛她的人    低調伴侶 - 黃蘇 

任姐與黃蘇先生兩人如何相識,多份報道都有不同說法,在此盡量節錄,各自解說。
先把蒐集得的報導編錄在例表中,有網址連結的,可詳述其內容。

任劍輝-永遠的戲迷情人
林燕妮 1989 Dec
節錄(林燕妮筆下的文化紅星)

任姐很年青時結過一次婚,後來離異。仙姐代她喟嘆:「她的家累很重,錢都愛給人,要不是強著她,才不會有積蓄呢。」

任白畫冊 次文化堂
任劍輝小傳 1990年

至於婚姻方面,任姐戰前與商人黃蘇結婚,婚後感情不錯,但有一段時間,兩人曾一度分居,結婚數十年,任姐並無所出,十多年前,其夫亦告病逝!

bio1bio2

十年磨劍 澳門時期的任劍輝 
香港電影資料館第30期
2004年11月

任劍輝居澳,與畢家關係密切,長期居於畢家大宅。 當時,畢侶儉是澳門各界救災會的主腦人物,又是發動購買救國公債委員會的負責人。畢太,莫瀚生是澳門婦女慰勞會主席,率領澳門婦女參加各種各樣的抗日救亡工作。當1937年8月澳門各界救災會成立任劍輝積極參加這個澳門青年抗日救亡團體,出任該會宣傳部戲劇股股長,帶領戲劇界開展演戲籌款工作。
任劍輝的夫婿黃蘇也是該項籌款活動的董事。黃蘇當時在澳門十分吃得開,對粵劇老倌也甚尊重,任姐在澳門備受他的愛護。

ten1

鄧芬與曲藝界

鄧芬無疑是本世紀畫壇中最愛粵劇的畫人之一。他能唱粵曲,而且歌喉清亮,宛轉動聽,可是並不常唱,只是偶然興至才高歌一曲。每夜無聊時便偕友赴茶樓歌壇品茗顧曲。正因為他喜愛粵曲,所以愛與戲人交往。
鄧芬性格不羈,做事往往出人意表。根據黃蘊玉的記述,鄧芬為天寶金號主人畫畫也不索潤筆,只取一條金鍊和墜,可是也不用來自奉,而是作為誼女任劍輝上契時的禮物。而任劍輝就是黃蘇的夫人。

deng1deng2
deng3deng4

任劍輝報恩嫁黃蘇
明報週刊

任與黃的婚㚼,林蛟知道得很清楚。「那時候阿姐還不很大紅,抗戰時期,人人都沒飯吃,她在澳門演出,認識了黃蘇。當時的澳門全由黃蘇打骰。他很照顧阿姐,阿姐為了報恩便嫁了給他。蘇哥脾氣不好,我常叫怹不要欺負阿姐。」

黃蘇是任劍輝「隱形丈夫」
新增戲曲雜誌

澳門賭王高可寧、傅老榕在中央酒店為「鏡花艷影劇團」全體紅伶設慶功宴,席間並有來賓澳門財政司羅保……澳門電燈公司工程師黃蘇……。任劍輝在席間認識黃蘇,二人一見鐘情,互相往來,由朋友變成拖友。
1945年,日軍戰敗投降,任劍輝與丈夫黃蘇,弟任培,妹細女遷回香港灣仔馬師道居住。
黃蘇是一位隱形丈夫,從來不與任姐在公眾場所一齊出現,亦從不到片廠探望任姐。

 

文中提及兩人交往三年後便開始日本侵略中國,七七蘆洲橋事變發生。推算應在1937至1938年間,倆人相交。
但對於「將任姐父親任志鏡夫婦及任姐弟弟任培,妹妹細女接來澳門定居。」中,父親卻有誤,因任父應在任姐18歲時已病亡。

廣東戲劇史 (紅伶篇之三)
胡振 源書報社有限公司  2001年9月

任姐年青時,也有一段情,這段情在日本軍閥進攻華南之後,在澳門「新聲劇團」時與一位黃英同居。

 

 

另一類別撰稿
任白八卦研究計畫

任結婚了?是的,所有的中國婦女都需要結婚。任結婚了,而且是黃蘇的二太太。

廣東戲劇史(紅伶篇之三)( 節錄)

(1)

任姐年青時,也有一段情,這段情在日本軍閥進攻華南之後,在澳門[新聲劇團]時輿一位黃英同居。

(2)

黃英(又名亞蘇)在清平戲院附近有閒俱樂部,澳門黑白兩道都給黃英面子。俱樂部有著名廣州畫家鄧芬也由廣州逃到澳門來寄居俱樂部。鄧芬能畫\能作曲,後來任劍輝拜鄧芬為契爺。時澳門某商人請鄧芬寫畫,鄧芬不願意寫,後來爲了給任劍輝一點禮物,故此破筆為某商人寫畫換來一條金鏈送與契女任劍輝作爲契爺一點禮物。
俱樂部中有玩有樂,有賭錢,其中當時俱樂部者有梁昌,梁昌後來也結識白雪仙。在太平洋戰爭時,梁昌先為英軍服務團成員,後來兼美軍在港澳聯絡員,一次在九龍西貢一架美機被日軍擊中,美機師在西貢地區降傘逃走,不一日已為梁昌的情報人員帶走由潛艇帶走。俱樂部中多是澳門大商家,其中澳門著名商人何賢\國民黨\共產黨的人員,也常在黃英的俱樂部出入。故此[新聲劇團]在澳門得到天時\地利\人和。
當時香港也淪陷於日軍,何東爵士也逃到澳門[鐵崗]何東別墅,香港淪陷時逃到廣州灣的去的香港藝人,都由澳門轉到廣州灣去(當時廣州灣是法國占領),故此香港藝人返回内地必由乘船到廣州灣,經過寸金橋到廣西入内陸,當時黃英的俱樂部多幫助香港逃出的藝人買到廣州灣去的船票,及旅途中的照顧。因爲由澳門到廣州灣去的是貨輪,是不定期班的,所以要託黃英俱樂部的人員定船票。其實何賢\梁昌等人也樂意幫助逃離香港藝人離境,在八年抗戰中經澳門的重要人物和藝人等,,也是黃英俱樂部代購船票的常客。
任劍輝在散班休息期間,也是黃英俱樂部的常客。故此在俱樂部中,得何賢贈送[新聲]招牌,又結識了嶺南畫家鄧芬做契爺。這都是任劍輝的人緣好。任劍輝在俱樂部中得到鄧芬在曲詞中的指點,因爲鄧芬又是中樂發燒友也。

(3)

任劍輝侍母期間,閑來無事,她在俱樂部中聽到平安戲院演出[日月星班],白駒榮的女兒白雪仙,年青有為,他日必成大器,乃往平安戲院看戲,煞科(散場)後,任劍輝到後臺等候白雪仙落妝之後,經[日月星班]班主介紹與白雪仙兩人相識,兩人一見如故,可謂今生有緣了。這時任劍輝與組班徐時商量,重組第二屆[新聲劇團],聘陳豔儂為正印花旦,白雪仙二花旦,還聘關海山為小生\關耀輝為武生,由班政徐時策劃,聘徐時弟弟徐若呆做劇務,徐若呆編了[紅樓夢]於[新聲劇團]第二屆演出的戲寶,當時在清平戲院演出,票房的紀錄一天好過一天,班中各人甚為喜慶,不過,當時任劍輝愛上了白雪仙,給多的要角給白雪仙表演,正印花旦陳豔儂有點酸溜溜,突然退出[新聲劇團]返回廣州演戲,因此,第二屆[新聲劇團]又告散班了。

林家聲戲迷網絡上發表

(1)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任姐算得上是林家聲的契媽,因他是黃蘇的正式上過契的契仔,在這期明週正在連刊的《任冰兒自傳》所登出的一張「黃蘇」的照片,坐在他旁邊的正是林家聲,這張照片也是由一位聲迷所提供的。細女姐在自傳中說任姐與黃蘇只是好朋友,卻從末結過婚,但亦有人傅他們二人曾結過婚,只是後來才離婚。不論怎樣也好,黃蘇晚年,生養死葬也由任姐負責,任姐是有情有義之人。

(2)

任姐與老爺的關係很好,任姐在老爺未走紅時對他也很關照,在很多電影裏,老爺都是飾演任姐的兒子、細老、學生。所以老爺在坐正文武生之位後,在仙鳳鳴1962年演出《白蛇新傅》時,還是肯作配戲演出,先與陳寶珠分飾鶴童、鹿童,後再飾演韋陀。老爺結婚時,任姐也有飲新抱茶的。老爺也非常照顧任姐的徒弟陳寶珠,他最後拍的一套電影《考女珠珠》,也是因為陳寶珠才接下來的。陳寶珠的兒子楊天經,也稱老爺作契爺的。

(3)

仙姐也是老爺的師姐,因二人同是薛覺先的徒弟。80年代頌新聲的花旦曾出缺,離巢雛鳳江雪鷺也曾參予頌新聲任正印花旦,師叔侄拍擋演出。雛鳳鳴散班後,仙姐徒弟梅雪詩夥拍老爺徒弟林錦堂組慶鳳鳴,二人打起算盤也算同出一系。

Index 2019 footer

  |    eileen    |    teresa    |    yam    |                              Copyright © 2019 Bubble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twitter facebook rss